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艺术教育 > 艺术评论
范公法眼霍霍论一道之焦墨山水
时间:2019-01-09 15:49 来源:号外艺术 作者:admin 点击:
中美协主席范公法眼霍霍论一道之焦墨山水——新年伊始(2013年元月)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学术聚会特别高兴,前来观赏初中海先生的作品也确实很有期待。在接到这个材料之后,就和大家一样,有一种惊异、惊喜的心情,我以为只是我孤陋寡闻,没有和中海先生多有谋面交往,听到前面好几位学者发言的时候都说也是第一次见到中海先生这么多的原作,或者说中海先生在美术评论界、史论家这里还是新鲜的印象,使我们今天的探讨是一个崭新的话题,而且面对的是一个崭新的艺术现象。
    我刚刚从中国美术馆过来的时候,我们正在筹备一个迎接春节的大型展览“全国十大美术馆藏精品展”,是中国有美术馆历史以来第一次同时在一个空间里展示十大美术馆的馆藏特色藏品,其中我们就约邀了浙江美术馆送来黄宾虹的作品。我来之前黄宾虹的作品刚刚打开送入展厅,我经过展厅的时候还细细的看了一下。从黄宾虹先生的展厅马上走到初中海先生的展厅,感觉首先是有联系性,中国画虽然经过两千多年的发展特别是经过近百年的发展,但是我们还是有一批有志向、有理想的中国画家在继续做着传承创新,所以我觉得踏入初中海先生的展览空间,的确是眼前为之一新,而且有很多学术问题值得深思。
    刚才各位谈到的中海先生在两个方面是今天做绘画学问的很好的精神,一个就是深研传统,他在实践上很多年坚持下来,深研传统,从秦皇岛到北京,他也不属于深居山里,也是在当代文化的情境之中,但是能够做一个传统的学问研究,这个精神让人十分敬佩。第二就是他是一个在综合学养上不仅是下了很多功夫,而且逐步形成了学养上的通融。任何画家下笔之后留下的痕迹,就是我们所说的书如其人,见字如见人一样,他笔下的线条、造型、丘壑、结构等等也都可见他的修养甚至见了性格,见了他学问的特点。所以从中海先生的作品中,读了他的著述也知道了他的全面修养。这两点都是我们讲的传承传统绘画、民族绘画特别需要的功底,虽然与初中海先生初谋面,但是令人非常敬佩。
    我们注意到初中海先生的这些焦墨作品是他新的领域,也是近几年特别是近两年的成果展示,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或者说可以看到中海先生在创作上其实在思考很多,把焦墨的这样一种形式、体例或者用今天讲的语言方式集中起来,提炼出来,使得他自己在原有的山水画上有一个新的突破,我觉得这个精神也非常值得肯定,严格来说这是一种现代精神。可染先生说对传统我们要打进去还要打出来,打进去需要做细致的放慢脚步的精深的功夫,打出来却需要坚毅的勇气,特别需要方法论上的现代意识。中海先生敢于抓住这个焦墨,严格来说不只是焦墨,是焦笔、焦线,也就是把焦渴的语素符号单纯化,使得它变成像我们讲的向西方现代艺术走过来的路数,抓住某些形式因素直奔主题甚至把它更好的扩展,使它达到一个超越了原有价值范畴的这么一个价值,初中海先生在方法论上提供了很好的经验。而我们今天要讲在中国画、水墨画上要发展,非得有这样一种现代、当代的精神,否则就会在传统上经营过久而不内容灵魂出窍,所以我是很赞赏中海先生在这个方面有这个勇气。
    焦墨山水可能会带来一种新的美学意识同时带来新的视觉经验,这里就有一个视觉图式问题。刚才尚辉先生很好的分析了他的很多技法,也分析了他目前所形成的这种结构面前,我是觉得他的一些作品都有他成功之处,通过了焦墨的结构方式在画面上出现了一种新颖,这种新颖的结构和老传统以及现代传统的都不同,有他自己随心率性的笔线运行还有在这种运行中通过焦墨中的浓淡干渴特别是干渴形成了里面的杰作,这里就形成了一个圆浑通融的面貌,这种面貌是用焦笔焦线画出来的,所以会为之一新,也非常有价值,在这方面探索也是非常成功。
    面对一种新的语言因素必须要找到新的形式上的结构,这个意义上,我跟刚才几位先生讲的关于“大道至简”的问题,我倒不完全认为“大道至简”就是中海先生提出来的自己的最为恰切的问题,因为刚才罗世平先生讲得很好,至简肯定不是指形象的精简,也不是指笔道的简洁,肯定是属于单纯、纯粹,所以如何把这个简的概念能够上升为精神层面还需要做更多的文章,甚至不见得用这个简字来体现你自己的全部追求,因为你的焦墨山水也好,再发展下去肯定是更多的走向图式化、精神化。走向图式化、精神化并不等于摆脱自然,反过来在自然的丘壑结构和形态基础上可以上升为更多具有现代、当代人文精神意识。
      文/范迪安
(责任编辑:admin)
分享按钮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6 www.hwys1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元鼎文化
联系人:时琴 咨询电话:15810680740 邮箱地址:203982391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