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寄醉园——王涛:从老屋走出 还要走回老屋
ʱ:2017-08-31 22:56 Դ:未知 :admin :


(文/赵熹)

每次听涛公聊起老屋、聊起寄醉园都让人无比神往。涛公曾在自己《我从老屋开始的梦》的文章中细述:“老屋坐落在江城芜湖后家巷内,老屋原主人姓潘,是曾国藩的门生,连做几任县令告老还乡,为光宗耀祖盖了这座大屋,雅称“独乐园”,老屋走马串楼九十九间半。父亲勤儉刻苦多年,为家人置办了其中上下共有十四间厢房的四合式庭院,我便选了一间幽静的阁楼作为自己的画室。”老屋是涛公梦开始的地方。在斑驳抽象的墙壁上、手中的画册里、俄罗斯文学书籍中和母亲期盼的眼神里,涛公一步步让梦想照进现实!一声老屋,何其厚重!    

 老屋阁楼上的方格窗   

涛公的母亲

一九九五年,因城市改造,老屋倒在了推土机下.......老屋已矣!恍惚迷离中,彷佛又站在昔日的阁楼上,听着手摇留声机里伤情的《梁祝》、接过母亲刚煮好的甜水蛋、看着镜中着黑色立领学生装的自己......一切的一切都只能成为记忆的胶片......  

涛公与夫人

     之后,在艺术事业逐日巅峰、安常处顺的日子里,涛公常怅坐一隅望着远方出神............著名文学家柯灵先生曾写道:“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方魂牵梦萦的土地。良辰美景奈何天,洛阳秋风,巴山夜雨,都会情不自禁惦念它。”涛公的夫人将这一切看在眼里,記在心里,为他忧虑热中,决意为涛公再觅老屋!  

涛公的“寄醉园”

二零一五年,寄醉园在查济古镇落成。倾心铸造八年,涛公和老屋再次相逢!此次,我便为深访寄醉园而来。                                       

稳捧从容,却步履匆隆。沿着许溪南岸一直向西,走到一座小石桥,对岸便是寄醉园了。这石桥因园搭建,故取名“涛公桥”。园子坐北朝南臨溪而建,布局自然和谐。八字形门楼上方飞翘的楼檐覆以沧桑的青瓦;端庄的青砖门楣匾额上刻着涛公亲题的“寄醉园”;历经风霜的老木门刚正的立着,彷佛一个着长衫的雅士,謙和而文雅;那些彰显门户的老砖雕、石鼓至今都保存完好。这些讲究天人合一、筑基于五行风水之上的徽派建筑风格,正是窖藏在涛公内心多年老屋的模样。涛公总说:“从老屋走出,还要走回老屋!”因而,寄醉园从内到外的每步构思,都蕴藏着他对老屋的无限情思。
   

  

        五月天,园内春意盎然  

寄醉园中时光静然。站在园中央朝着入门厅方向看地面,“人”字形的青石小路巧妙的将园中春色分为左、右、下三部,也喻示园主做人守正直而佩仁义的人生信条;青石小路左边叠山理水,硕叶芭蕉参天而立,绮丽多姿的杜鹃花随风摇曳,从容的傲娇在春日里;右边一棵棵桂花树叶茂千层,与园外的青山叠翠遥相呼应;正下方,素有“万代幸福根”美誉的罗汉松,谦逊的立在盛满水的石槽边,石槽正面是清中期郑板桥所题的“难得糊塗”,这句富含哲理的传世名言,历时两个多世纪仍时时提醒人们:“人生碌碌,不要过于计较,繁事退一步,海阔天空,当下安心”。“人”字石路另一端是“问溪亭”,想必是取自朱熹“问渠那得清如許,为有源头活水來”而得名。

院内的“问溪亭”

     问溪亭内落于园中,外依附于许溪河畔。这个春日,亭外海一样的新绿,藤萝蔓绕、溪唱鸟鸣;亭内四面春光入、八面来风;再看百年的沧桑屏风、窗楹、格扇雕工精妙,古朴典雅,以旧修旧,仿佛是古人留下的茶亭;亭门两边的栏柱上题有涛公楹联:“白石青石千层石石石写春秋,蝉声蛙声流水声声声绕古宅”,于当下最是应景。

有朋自远方来

 落座美人靠上,远离繁华都市,背对声色纷嚣,和涛公在这里一起发呆,听他讲他与著名水彩画家柳新生半个世纪的友谊;与国内美术界的师友和海内外学者们一期一会,在这里品茗论道;和家人感受这里的夏日凉风,古琴悠悠,秋日山林染尽,冬日白雪皑皑、流花飞琼!对岸,所有路過问溪亭的游客都情不自尽拍照留影!   

 仿佛是古人留下的“问溪亭”

 沿园东廊直走到门庭前,上方题有“群贤毕至”,涛公一直希望贤能者常聚,济济一堂!再往里走几步便是正堂门,就在这门中门过渡之间,两边长满青苔的地面上,各放有一口盛满水的水缸,空余处错落有致的摆放着各种菖莆盆景,这庭园里所有池馆水圹均四水归堂,意指财不外流。转身細细端详这气势恢宏的高堂,从外到里完全按徽派古木结构,房顶梁架雄伟!与立柱相交的瑞狮曲递显得敦厚庄重,是旧时期官品的象征。

正厅

更为显著入眼的是正厅堂最上方悬挂着“大椿美?”极具分量的金字匾额,看落款,是嘉庆年间时任始兴县事万鼎琛 为翰林院的庶吉士(万鼎琛的父辈),特题制的七十大寿贺匾!此匾在寄醉园里尘埃落定,是缘分使然,更是实至名归。中堂是涛公画的紅袍钟馗,人间不可无此公,以?壁鎮邪也,中堂兩旁的楹联“春风大雅能容物,秋水文章不染麈”抒情咏志、儒风浓厚;堂上的红木条案,通体雕满了祥云,经过岁月的照拂光泽耀眼!条案前的八仙桌和整个厅堂里置放的六把太师椅,从选材名贵到雕工款式都有傳統規範的印迹。涛公將寄醉园的厅堂,布置得像模象樣,既讲究细枝末节又顯示着正大气象。

二进门

 由厅堂正面的照壁隔屏两侧门进入,正背后是穿堂,東西箱房分别是主臥和客房。中间门通往后花园,也叫二道门,造成了庭院深深的生活空间。听說涛公自藏有金农“?餘”石碑,这二道门的门楣上“?餘”二字,就是涛公仿金农漆书特意隽刻的,和左右门边漆联“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六根清净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的《插秧歌》是涛公“凡事要留有余地,虚怀若谷才能见世界” 的生命彻悟。花园里的主角该是那棵八百多年的连理桂花树。

后花园的千年桂树

待金秋时节桂树花开,清芬袭人、滿园香飘天外;深秋,花落舞姿缤纷、似金沙铺地。可歌它无需诗人的浪漫,从容裕如的站立了千年。穿堂左边是客房,客房门一侧的老木梯通往二楼的画室。顺梯而上,梯间掛滿了黑白照片,阅览着涛公八年来往返查济的风情剪影,似是走在古邨風光影展的长廊里......楼上画室面积约九十平方,四面皆窗,光线充足通透,格局随意而合理。

楼上厅的老匾

  在厅前的入口处,有间约十平方的小方厅,面向后花园的格窗顶部,挂着幅嶙峋沧桑的老匾“攀桂轩”,匾额下方的楹联:“中庭生桂树,明月照高楼”。靠厅浅的廊柱上还有一幅行书联:“墙外开花墙内香,园內丹青苑外扬”这两幅对联咏颂的都是窗外的桂花树。这些楹联诗文与厅内的大鼓、古筝等乐器诗境交融。涛公一生酷爱音乐,我曾听过他动情、豪迈磁性的歌声,如乐海冲浪般淋漓尽至!传说每次歌后都会有佳作问世。右前方挑高的对开木门里面是主大厅,多半是涛公用来艺术创作的画室,是內心酝酿新生与思维升腾的地方。这里装飾布置的一切一切??都是为了有好的艺术作品的诞生,如“汉高祖鸿鹄歌图”、“二十四孝图”、“学佛”、“消遥?”等大到一丈八的宏图巨制,小到尺尺的写意小品,都陆续在这里完成。 

王涛作品《学佛》

王涛作品《汉高祖鸿鹄歌图》

 访园至此,坐在画室临东窗休闲区的藤编沙发上,听着邓丽君的“何日君再來”那优美的老曲盘,透过格窗外层层竹林发现已是夕阳暮色。寄醉园的楼阁厅廊里大红灯笼齐燃,一派喜庆温馨!回头悉数这里的每联每匾、每窗每柱每砖瓦,都包蕴着浓郁的老屋情怀、和深厚的文化积淀!涛公以托物言志,夙愿得偿!

夜幕下的“寄醉园”

(α༭admin)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6 www.hwys1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元鼎文化
联系人:时琴 咨询电话:15810680740 邮箱地址:2039823910@qq.com